圆儿

说来说去还是喜欢干净的东西

【Newtina/小甜饼】无形秀恩爱最为致命

卷帘人:

我总觉得纽特其实是非常浪漫的人,只不过他浪漫的方式比较别出心裁,不是人人都能够理解感受罢了

这个脑洞看起来有点无聊,就是自己脑补了许多各个版本《神奇动物在哪里》的扉页致谢,而在这些致谢里纽特总是并非刻意地无形秀恩爱哈哈哈~

这本书到底是不是蒂娜命名的目前没有定论,但这里的设定是这个题目的确来自蒂娜

希望你们不会为我写的这些大同小异的致谢感到无聊~

———————我是分割线———————

《神奇动物在哪里》的n版扉页致谢

第一版(1927年)
献给邓布利多教授——给予我无私鼓励的导师
献给我的父母和希瑟斯——感谢你们对我一直以来“疯狂”行为的包容
献给戈德斯坦恩小姐--是她想出如此美妙的书名
当然,还要献给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

第七版(1935年)
献给邓布利多教授——感谢他一如既往的无私帮助
献给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希望这本书没有让你们无聊到睡着
献给雅各布·科沃斯基和妻子奎妮·科沃斯基——神奇动物们同样爱你们的手作糕点
献给波尔蓬蒂娜·戈德斯坦恩和所有不懈努力的傲罗们,愿梅林保佑你们,雷鸟和隐形兽与你们同在
同样,献给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

第十二版(1940年)
献给邓布利多教授——那个一直与勇气与智慧相伴的伟大巫师
献给我的未婚妻——愿你和前线战友们一切平安,皮克特、嗅嗅和我盼你早日平安归来
献给匈牙利树峰——我正对付的难缠家伙
以及,献给本书所有提及的神奇动物们

第十三版(1941年)
献给我的妻子波尔蓬蒂娜·斯卡曼德——感谢梅林让你平安回到我身边
献给所有神奇动物——愿你们能够尽量免于如今混乱与动荡的影响
献给霍格沃茨,还有伊法魔尼,以及所有仍然坚持努力培养年轻巫师的魔法学校和教育者们
献给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

第十四版(1942年)
献给斯蒂芬——你是我见过的最令人惊叹的魔法动物,愿梅林保佑你健康成长
还有斯蒂芬的母亲、我的妻子蒂娜——总为我带来惊喜、温暖与安慰
最后,献给本书所有提及的神奇动物们

第十六版(1945年)
献给邓布利多教授——神奇动物们和整个巫师界一样感谢您的贡献
献给所有因战争而饱受痛苦的人们——无论巫师还是麻瓜,幸运的是,光明已经到来
以及,献给本书所有提及的神奇动物们

第十九版(1947年)
献给我的外甥和外甥女——恭喜你们进入霍格沃茨
献给蒂娜——感谢你对于那些如你所言“被宠坏了”的小家伙们一直以来发自内心的喜爱、耐心与照顾
献给所有狼人——愿你们从此可以生活得更幸福
还有那些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这本书属于你们

第二十五版(1956年)
献给霍格沃茨的禁林、黑湖与充满奇迹的城堡——那里充满了值得探索的神奇动物与植物
献给热可可——在每一个改稿的夜晚给我慰藉
献给总能激起我研究热情的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

第二十九版(1965年)
献给《禁止为实验目的而喂养》的禁令——希望借此能减少新的可怕物种的出现
献给夜骐——显然你们温顺且聪明
还要献给其他所有本书提及的神奇动物们

第三十三版(1976年)
献给所有在恐怖黑暗下感到苦痛的人们——愿猫狸子或蒲绒绒能带来稍许安慰——就像他们带给我和蒂娜的慰藉一样
献给那些同样经受着痛苦与恐怖的本书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愿我们都能渡过这段艰难的时光

第三十七版(1981年)
献给大难不死的男孩——愿你在经历这一切可怕的灾难后仍然能够健康成长
献给斯蒂芬和伊丽莎白——希望你们可以享受到抚养孩子的乐趣
献给蒂娜——以后斯蒂芬和伊丽莎白大概又会有一堆新的理由来缠着你了
献给书中提及的所有神奇动物们

第四十九版(1999年)
献给鲁尔夫和卢娜——感谢你们对于神奇动物事业所表现出的决心与热情,愿你们能够在此过程中感受到和我一样的快乐
献给蒂娜——本书每一版除我以外的首位读者,这一版当然也不例外
献给那些越来越为人所了解和接纳的神奇动物们

第五十二版(2001年)
献给首批麻瓜读者——虽然你们可能对这些动物没什么实际印象,但没准你们曾经见过的,不是吗?
献给蒂娜——几十年来我最忠实的读者和校稿人,时至今日我依然常常感佩于你的体贴与耐心
献给所有神奇动物们——虽然常常淘气又令人伤脑筋——但永远迷人和值得探索

———————我是分割线———————

纽特和蒂娜有孩子的时间我遵循了上一个小甜饼脑洞的设定,毕竟虽然巫师寿命比较长,但我依然不希望他们太晚才有孩子,哈哈哈~
而孩子的名字也遵循了上一个脑洞:斯蒂芬,因为我是在《万物理论》中第一次关注小雀斑~
此外:
1945年邓布利多打败格林德沃
1947年几乎仰赖纽特一人之力建立狼人登记处
1965年在纽特的提议和促进下通过《禁止为实验目的而喂养》的禁令
纽特是一个善良执著内心充满大爱的人,我觉得蒂娜也一样
至于出版版本的年代全是我瞎编的,不过我觉得在初版后应该会迎来一个再版高峰,90年代是另一个再版高峰,毕竟罗琳写哈利波特了嘛哈哈哈哈哈哈哈~
啰哩啰嗦这么多,祝食用愉快^_^

【Newtina】查尔斯顿舞

兔子鱼:

多亏了斯卡曼德先生,蒂娜又回归了忙碌的傲罗生活。


 


回到调查组的这三个月,有之前一百倍令人兴奋。蒂娜终于又能拿起魔杖,念一个危险的咒语,让她的犯人束手就擒。她还是如从前那样效率惊人,其实她比被降职以前更努力,因为蒂娜实在是太热爱这份能让她为别人做点什么的工作。她是个奉献者,那种什么都不会为自己留下的奉献者。


还有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蒂娜觉得回归调查组是纽特帮了忙,如果不更加努力她总会觉得愧疚。但是每每这么想起,她又告诉自己是在自作多情吧,斯卡曼德先生才不会在意这种心思,他还有许多更重要的事去做,还有那么多神奇生物要去照顾,而且他八成每天都忙着写作,才没有闲暇回忆起短暂的在纽约经历的说不上愉快的往事。


蒂娜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因为这三个月里,纽特连一封信都没有写来过。


 


蒂娜却没办法不去回忆那些“不愉快”的往事。事实上,她简直恨不得一直活在那段记忆里,她还觉得和纽特在一起的所有经历都是她最开心的时光。不论是第一次相见她冲他大发光火,他提醒她嘴唇上沾了芥末,她却像个受惊的小动物一样躲开,还是离别的码头,他伸手掠过她的发梢,她僵在原地不知道说什么好,心脏却要跳出胸膛。她没办法不去回忆纽特·斯卡曼德,他同样因为不善言辞而羞怯的笑,他真挚的眸子,他拉住她从死刑室里逃走时宽厚的手掌。她甚至悄悄去过几次码头,奢望能遇见那个她思念得要发狂的人,结果当然是失落而归。奎妮已经看着她欲言又止很多次了,蒂娜知道那是为了什么,她自己都能感受到自己对纽特的思念简直是在脑海里嘶吼。但她还没有做好准备和任何人谈论,包括她最亲爱的妹妹,尽管对于这份拼了命掩藏的心思,奎妮可能早就知道得比她自己还清楚了。


调查组的工作一如既往地繁重,因为三个月前的事件,蒂娜得到了相当的重视,这就意味着她的工作强度甚至比被降职前还加重了不少。她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有些时候奎妮都等不到蒂娜回家便困得睡着了,不过她每晚都会给姐姐准备宵夜,或者从雅各布的面包房带回来一些点心。尽管如此,奎妮还是觉得蒂娜越来越消瘦。


“你该多吃点。”某一个早晨,奎妮有点担忧地望着放下了手里还没吃掉一半的面包的蒂娜,“今晚又会很晚么?”


蒂娜点点头,冲奎妮安慰式地笑笑。


“早点睡,不用等我。”


虽然奎妮答应了蒂娜不去读她的想法,可是这太难了。难过时的人比平时更容易被奎妮看穿。奎妮知道蒂娜还没有准备好这场谈话,她叹了口气,看着蒂娜盘子里半个毒角兽形状的面包。


 


一天的工作结束时已经是十点过半了。蒂娜走出魔法部的大楼,并不是很想直接搭地铁回家,她需要从紧张的工作行程中放松一下自己。于是她往离家完全相反的方向走去,大概走过六个街区有一家夜店,蒂娜偶尔会去那里坐坐。蒂娜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个秘密,在觉得压力大到会让自己崩溃时,她会去夜店跳查尔斯顿舞。其实蒂娜挺擅长跳舞,在第一次鬼使神差走进那家店里时,她非常自然地融入了节拍。在昏暗闪烁的灯光下,在一群陌生人中间,蒂娜尽量把真实的生活全都遗忘。但是每一次只有十分钟,蒂娜告诫自己,她不能让奎妮担心。只有在这十分钟里,蒂娜告诉自己不必处处拘束,不必成为姐妹中的那个“模范女孩”,不必担心收入是否足够补贴家用。在这十分钟里她足够引人注目,可是蒂娜还是不够习惯引人注目。她尽量让头发遮住大半张脸,不与任何人进行目光接触。这里离家足够远,据蒂娜所知,魔法部的同事们也并不喜欢来这种麻鸡聚会的地方,所以她确信她不会遇见熟人。


这一次也是一样,蒂娜走到街边没有人的小巷子里用魔杖给自己换了一身适合夜店的装扮。没有任何一个认识蒂娜的人见过她这幅样子,蒂娜希望他们永远都不要看见,对于她来说这是件太羞耻的事情。她似乎永远无法像奎妮那样,自然地穿着吊带裙出现在聚会上,毕竟连蒂娜的睡衣都是中规中矩的布质长袖长裤。只有这十分钟,蒂娜默默对自己说,十分钟以后就要回到现实。


 


忙碌的工作并不能让蒂娜忘记纽特。今天蒂娜又检查了五遍自己的信箱,在厚厚一沓的工作往来信件里,蒂娜再次失望于没有找到自己等待的那封信。一张便条也好,一句话也好,蒂娜埋头进自己冰凉的掌心里,斯卡曼德先生果然不记得了吧。


蒂娜今晚喝了三杯伏特加,这有一点超出她的酒量,但是如果这能让她好受一点就算了吧。她走进舞池,觉得有一些飘忽。耳边重节奏的音乐让她的头脑稍稍清楚了一点。蒂娜高挑的身材在人群里很是惹人注目。作为一个傲罗,蒂娜有着良好的身体素质,这可能是她协调性十分好的原因之一。她像往常一样跟着节奏起舞,她能感到有几个人男人向她靠拢过来。蒂娜并不喜欢过于亲密的肢体接触,在今天尤其反感。她不断想起她跳上蜷翼魔的背然后跌在纽特怀里的画面,令她惊奇的是她丝毫不排斥纽特的拥抱,虽说严格意义上来讲那不算是个拥抱。蒂娜一直怀念着纽特怀抱的温度,尽管那时情况危急得他们随时能丢掉性命,但是蒂娜很确信自己还记得来自纽特身上的皮革和植物混合令人舒服放松的气味。


一只不知是谁的手搭上了蒂娜腰侧裸露的肌肤,这让她一下子清醒起来。伏特加的余劲还在,但是不足以让蒂娜头晕到忽略这让她想要呕吐的触感。差不多也快要十分钟了,蒂娜快步退出还在疯狂舞动的人群,打算回到小巷子里换回衣服然后回家。


今晚不知为什么人异常地多,蒂娜走到了店门口还是非常拥挤。她一边高声说着“借过一下”一边往出走。人太多以至于看不清脚下,蒂娜在走出门时被门槛绊了一下,在她就要摔倒的时候一只手扶住了她。


“对不起。”


蒂娜和这个人一起脱口而出。这声音让蒂娜惊讶万分地抬起了头,她的目光和另一束一样惊讶的目光相遇,蒂娜不禁呆在了原地。


蒂娜的对面,纽特正像看着一只神奇动物一样看着她。


 


 


 


 


 


就算见过那么多神奇动物,纽特穷尽了他的想象力也想象不出这样的蒂娜。


在三个月前,蒂娜带纽特到酒吧询问神奇动物行踪的时候也穿了一件和平时不太一样的连衣裙,那时的蒂娜看起来有些害羞和无所适从。今晚的蒂娜穿得比上一次更加不像蒂娜,纽特甚至不知道该不该直接望向她。蒂娜在呆住了大概二十秒之后,说了一句“对不起”就跑进了巷子里。纽特觉得自己一定是脸红了,心跳也从未这么快过。就算在门外,纽特也能听见这家店里放出的音乐声,他转头透过玻璃看着屋里舞动的人群,不禁疑问蒂娜为什么会从里面出来,这看起来实在是太不像蒂娜了。


“非常抱歉,斯卡曼德先生。”


蒂娜已经换好了衣服回到了纽特面前,她脸红得抬不起头,事实上她更希望自己能直接逃回家里,假装这一切从来没有发生过。可是她不能丢下纽特一个人,尽管纽特刚刚才见过自己最不为人知又最为羞耻的一面。蒂娜甚至来不及思考纽特为什么会出现在将近午夜的纽约街头。


“没关系的,戈德斯坦小姐。我没有看见什么……哦不,我的意思是我没有……我没有……“


纽特的脸比蒂娜还要红,他慌乱地解释着,却找不到合适的句子。好在蒂娜非常想略过这个话题,于是她打断了他。


“斯卡曼德先生,你怎么会在这里?“


纽特终于抬起了头,他直视着蒂娜,眼睛亮晶晶得如同深蓝色的宝石。


“我来送你我写好的书。“


 


蒂娜惊讶地张大了双眼,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句话,这个惊喜来得太突然。


“你的书已经出版了?噢天哪,这真是太好了。可是我一直关注着出版信息……呃,我的意思是,我没有听说……嗯……“


“其实还没有正式出版。”纽特急忙解释,“我刚刚收到样书,应该很快就会有消息了吧。”


“是这样。”蒂娜点点头,冲纽特露出一个局促的微笑。她有点觉得难为情刚才说出一直关注着出版消息这句话,但是好在纽特似乎并没注意到。


“我答应过你,戈德斯坦小姐,要当面送给你一本我的书。”纽特继续说,“所以收到样书之后我就定了船票。今晚到了纽约,好笑的是进港以后我才意识到很晚了……你可能没有时间和我见面,所以我想先找一家旅馆,明天再去拜访你,但是我有点迷路了……不管怎样,能在这里遇见你真是太好了。”


纽特低着头说完这一串话,有点紧张地抬头看着蒂娜,他发现蒂娜一直目不转睛地看着自己,纽特更加紧张了,他忘记了自己刚才说过了什么,他仔细地看着蒂娜,蒂娜好像比三个月前又瘦了一些,同样的风衣外套显得更空荡了。蒂娜的目光像水一样,有一些湿润,让纽特觉得十分平静。


“我希望你能成为我的第一个读者。”


蒂娜接过纽特手里的书,轻轻摩挲着封皮上纽特·斯卡曼德的名字。


“我也很高兴能成为你的第一个读者。”


 


 


 


 


他们坐在中央公园的长椅上。两个人都十分局促,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也不知道开口该说点什么。


又过了许久,纽特终于开口了。


“你的工作还顺利吗,戈德斯坦小姐?“


“很顺利。虽然比以前忙碌了许多,但是这是我喜欢的工作节奏。我又能真正地做一些我热爱并且擅长的事情了。”


“那太好了,戈德斯坦小姐……”


“请叫我蒂娜吧。”蒂娜轻声说,“纽特。”


纽特转头看着蒂娜,两个人目光相对,纽特露出一丝腼腆的笑。他点点头,轻声叫她。


“蒂娜。“


蒂娜很久没有听见过纽特这样叫她了。纽特的声音低沉又温柔,蒂娜快要融化在这个美好的夜晚里。周遭的一切都很完美。月光,湖水,小路,还有纽特。就算两个人不说话,蒂娜已经觉得十分满足。


“蒂娜。“


“嗯?“


纽特停顿了一下,有些犹豫地继续。


“我想我可不可以……我能不能知道刚才为什么会遇见你?我的意思是……为什么会在那里遇见你?“


蒂娜的脸又红了,她不确定能不能告诉纽特这个连奎妮都不知道的秘密,纽特会不会因此对自己有什么看法。蒂娜觉得纽特是个非常正直规矩的绅士,这样的绅士应该不会喜欢会出入夜店的姑娘吧。蒂娜皱着眉头,看上去十分纠结。


“你不必非得告诉我原因,蒂娜。”纽特看蒂娜很久没有讲话,有些担心是不是自己问了不该问的问题。“很抱歉这个话题太私人了。”


“不是这样的,纽特!”蒂娜慌忙解释,她不希望纽特误会。也许他会理解的吧,蒂娜抱着一种绝望的心态想。


“纽特,这是个秘密。”


 


 


 


 


纽特第一次听蒂娜讲起她的过去。他曾在死刑室里见过蒂娜短暂的部分回忆,而今晚,蒂娜尽量用简洁不带悲伤情绪的语调讲述了她的童年和家庭。蒂娜很平静,这二十几年的经历让她明白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她会恐惧和脆弱,但那都是留给自己的。蒂娜潜意识里不想对纽特有任何隐瞒,她信任纽特,她全身心地信任他。


“但是我现在已经过得很好了,纽特。”蒂娜最后依然露出了一个有点疲倦的笑容,“谢谢你肯听我讲这些,恐怕我说的是不是太多了。”


“不。”纽特柔声回答她。蒂娜低下头盯着手里书的封面,她的发丝又落下来遮住了侧脸。蒂娜感受到纽特伸手帮她把发丝别在了耳后。纽特的手碰到了蒂娜耳后的皮肤,纽特的手和记忆里一样温暖。


蒂娜有一些僵硬,她的手停留在书的封皮上纽特的名字上。她依然低着头不敢抬起,她的心跳开始加速。纽特的手伸向蒂娜的手,轻轻握了一下又迅速地缩回去。


“抱歉。”纽特快速地低声说。


蒂娜终于抬起了头,这次换成了纽特低头不敢望向蒂娜。蒂娜伸手握住了纽特,没有缩回。她的语气里带了一层夜晚的雾气。


“不要感到抱歉。”


 


蒂娜的手指细长而冰凉,纽特不禁握紧了她。有一阵风吹过,纽特不动声色地更靠近了蒂娜一些。他感觉自己从来没有如此紧张过,比起现在,把那只填满了整个阁楼的鸟蛇捉回箱子简直是小菜一碟。蒂娜微微侧着头,眉眼低垂,轮廓温柔,纽特甚至能感受到她的气息。他更靠近了一些,蒂娜可能也靠近了他一些,但是纽特太紧张以至于注意不到这些细节。他唯一在心底庆幸的是蒂娜没有躲开。纽特来不及思考更多的事情,他的唇贴上了蒂娜的唇。


这是纽特的第一次接吻,他紧张得快要窒息。蒂娜也差不多和他一样紧张,她一只手被纽特紧紧牵着,另一只手抓住纽特的衣领。她觉得自己在发抖,可能是午夜的中央公园太空旷冷清。纽特可能意识到了蒂娜的颤抖,他伸手把怀里的姑娘抱得更靠近自己。蒂娜的嘴唇十分柔软,呼吸里还带着淡淡的青草香。


两个人终于分开,蒂娜的头还埋在纽特的怀里,她的脸要烧起来,她太害羞以至于不能面对纽特,可是她的嘴角扬着最幸福的笑容。


她感到纽特亲吻了她的头发,然后在她耳边小声说。


“下次不开心的时候,我可以教你给毒角兽跳求偶舞。”


 


FIN.



匡扶摇的作者之一匡扶来了一席。下面是推送的连接,不知道能不能点开。

https://mp.weixin.qq.com/s/2J1hkBrPdlbZbEzPEKBnYA


匡扶的漫画和文字,会让人觉得好多什么必要的牺牲和故作的成熟都特没劲。

越来越发觉,没有了“新的语言和新的方式”、丧失了“可以表达新的情感的新的力量”的自己,面对生活中原本动人的微妙只能哑口无言,有劲儿使不出来的苍白。
一个能坦率对待自己和生活并始终与这些保持沟通能力的人,非常值得肃然起敬了啊。

全部是我,最想说的话了。

SEEDESIGN:

完全就像叶子一年前说的那样,基于一点小小的私心,想要在seedesing这个公开的平台上留下一点属于我的痕迹。
很多年以后,这个账号的主人换了一批又一批,但是可能每年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人像我和叶子一样忍不住记录下过去一年的所有,那么就算我不在这里,照样可以一直注视着seed是怎样怎样抽枝发芽,结出的果实又如何如何饱满甜美。
这样想想,很幸福了。

今年竞选主席的这个决定,有很大的私人因素在里面,我在大会之前,满心觉得这次换届会是我前段时间爆肝工作的一个收尾,我会满足而轻松地迎来我将要退役的事实。

事实给我打了个措手不及。
主席团的落选,之前一直觉得这完全没问题,甚至相信这也是一种轻松,但是现实是我根本无法洒脱。很遗憾,非常遗憾,遗憾到会有点想哭。可是这种遗憾又和我个人没有任何关系。

因为我是直到落选才强烈地意识到,我有多么多么不想离开这个有seedesign、有我最好的伙伴的团学联。

一年之前,我也会犹豫我能否胜任我现在的位置,但是时间待着所有的任务与挑战接踵而至,所以没什么好说的,就是干。我是本来一个拖延症晚期到可怕的人,和从不熬夜的叶子截然相反,但是在seed的工作安排上,我可以诚实说我几乎没有过拖延。其实这也大概是因为seed的工作在我的安排计划表里永远是第一位吧。从不太会改海报,到后来从容布下每一个具体的调整指令,从只负责过A3的系列海报,到一个人承接下学院90周年院庆这种社会影响力级别的活动喷绘背景墙,我慢慢体会着每一次挑战给我带来的成长,也同样清晰地看见我身边的小可爱们在一步一步追赶着我前进的步伐。

因为我所在的上一届宣传部,是一个凝聚力特别强的地方,我在上任之前就发誓,这个氛围绝对不要在我这一届停止,然后我就带着大二的孩子们迎来了刚刚升上大学的学弟学妹们。最最开始,我也会在心里默默吐槽两句有些孩子超脱常人的言行举动,也会看着大一干事们最初几张让人审美爆炸的海报暗暗抓狂,会在我的副部们刚刚上任同样不熟悉海报的修改要领的时候接过锅来熬到深夜,刚刚起步的时候有太多太多龃龉,好在终究一一扛下来了,和我身边的人一起。

有些东西是不用刻意经营的。
比如,有了如果陪着一个人一改海报到凌晨的经历,很多事情不用言语,就会知道彼此都懂。对于一张海报精致与否的执念,对于部门工作的责任与担当,对于平面设计的热情与热爱,在一张张海报完成之后,我和seedesign里的人们始终在达成共识。
然后惊叹于你们给我的惊喜。
就我优秀的副部们而言,静静的海报总在不经意的时候显露出灵性,萌萌的对细节和整体的控制力越来越好,馨怡总是对海报有独立的认识和解读,玥玥大步填平大一落下的东西画风逐渐精致,书言从非主流海报少年回归到正常审美,齐磊的排版意识和构图本领越来越没的说,凌凌的配色想法美到连我都会被感染。
大一的孩子们同样如此。薇薇,小丁,张璟,美宁,梁骞,嘉钰和帅杰,你们大概不知道你们一个个都完成了怎样的蜕变,我已经有相当的自信你们绝对可以胜任未来的副部。
最让我满足的是,我当初的誓言大概是完成了的。我一想到我有你们就觉得自己超级富有。你们会叫我学姐,会叫我部长,但最多的是叫我圆子,我最开心的就是在你们心中我始终是你们的一员,而不是一个高高在上只负责发号施令的人。
也算是对得起之前那么好的叶子和我们了。

我想说,
接下来,宣传部该从幕后走到台前了。

宣传部人一直在吃后勤部门普遍低调的哑巴亏。即使我们做出来的海报每个竞选候选人都在用,最后被记住的人却永远是活动部门而不是我们。宣传部的工作强度在团学联整体来说永远是劳模级别,产出质量更是有目共睹,更揪心的是我们的工作量不只是像活动部门某一时间的集中,是贯穿整个学年所有活动的举办。平心而论,有部门性质的原因在,因为我们部门的意义就是服务于所有需要宣传的活动部门,但是,宣传部人的付出也应该被更多人看到并且牢记。

这一年,我没能发起改革改善宣传部人影响力,这也许有这特殊的一年突增许多活动导致工作量超出预计的客观因素在,更有我魄力不足和安于现状的局限在。忽视了要在我的任期内提升宣传部人的影响力,这件事现在比任何事情都要让我懊悔和遗憾。

最后,即使有这样那样的痛苦,
seedesign仍是我在建院最骄傲的事,没有之一。

我相信自己,更相信你们,未来seedesign的路还有很长很长,而每一个在这里待过的人都无法抹去这份归属感,所以不要担心,这个团队会越来越壮大,而我,会一直在某个角落注视着这里。

遇到怎样的困难都不要紧,至少我这里,还随时准备为seedesign 的每一个人尽一点绵薄之力。

最爱宣传部,最爱你们。







By 圆子

社团文化节 和我们馨怡一起凌晨奋战的成果

SEEDESIGN:

等你下课-社团文化节

夏日梧桐斑驳的光影下 中央大道前的喷绘真的很清凉

520的晚上 下课的人们共同有一个精彩的夜晚


设计者

P1  焦美宁 周馨怡

P2 李梦圆 

P3 周馨怡

P4 李梦圆


Rhino 建模然后调色的 凌凌棒

SEEDESIGN:

等你下课-夏日游园会

这次的配色太好看 两种都贴出来了

笔芯擅长配色会做海报的女装大佬!


设计者 许凌哲

下次超音速不许再做宇宙星辰了

SEEDESIGN:

万有音力·2018超音速校园歌手大赛 决赛背景墙


设计者 李梦圆

第三张有点爆炸甜蜜

SEEDESIGN:

万有音力·2018超音速校园歌手大赛——巅峰对决


嗯应该猜到了,第三张就是  三星系统...

喜欢这个配色!


设计者  梁骞 李梦圆


第二张配色有点抹茶蛋糕的感觉

SEEDESIGN:

万有音力·2018超音速校园歌手大赛——复赛突围


第二张是双星 


设计者  齐磊 李梦圆


今年的超音速很酷

SEEDESIGN:

万有音力·2018超音速校园歌手大赛——海选之夜


宇宙真空中  音/引力主宰星球


设计者  齐磊 李梦圆